站长邮箱:hn188101@163.com

合肥 晴转多云 16℃~5℃ 星期五 详细>>
城市: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更多

贵州路桥公司两次殴打镇雄农民工要下跪才支付工钱

来源:百家网盟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4 14:13:19
摘要:  胡元朝是镇雄以古镇人,是带领镇雄贫困山区的农民工到贵州路桥集团公司黔西县国道改造工地干活的带班人。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中,胡原朝和他的多个镇雄农民工遭受了贵州路

  

胡元朝是镇雄以古镇人,是带领镇雄贫困山区的农民工到贵州路桥集团公司黔西县国道改造工地干活的带班人。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中,胡原朝和他的多个镇雄农民工遭受了贵州路桥集团公司的两次殴打。

  几个镇雄农民工还在医院救治,贵州路桥集团公司方面却在支付工钱上提出了先决条件,要得到工钱,必须在他们面前下跪十分钟。

  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可作为贵州省政府批准改制的国有公司的工地上却上演两次殴打农民工要农民工下跪才支付工钱的悲惨一幕呢?

贵州路桥公司两次殴打镇雄农民工要下跪才支付工钱

  做了8万多元的苦力活只得到6千元生活费

  我是来自云南省镇雄县的带班人,带领镇雄农民工在贵州路桥黔西至洪家度G321国道改造扩建路上跟杨新志做边坡锚杆工作。

  杨新志是贵州路桥公司黔西工地的负责人,我带来农民工群体背井离乡到贵州黔西县为这家公司干活单价等他是口头认可的,但我要他写个协议他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总是说:先做着,是多少就是。

  在施工过程中,杨新志违约将包给我做的格构梁另行转包给当地人做,随后在施工途中,空压机被他的挖机吊摔倒,他要叫我们工人修等为由,他借故拖延时间,从四月28号停工至5月3号。

  我当着杨新志说,全权由胡清孟负责。

  从进场开工一个多月了,胡清孟在杨新志手里一共拿到6千元,工作量八万多元,向他要钱口都说干,无济于事。

  更为让人痛心的是,工人常国宽的父亲病死,向他要钱,他一句没有钱就是了,镇雄农民工群体民工家有老有小,家里需要化肥钱,学生要生活费,生病时需要钱医治,可是我们流血流汗的打工钱,在杨新志这里要如大海捞针,难上加难。

贵州路桥公司两次殴打镇雄农民工要下跪才支付工钱

  镇雄三个农民工第一次被贵州路桥公司打伤

  我们多次催杨新志,叫他快把空压机修好,误工已一个星期了,他竞说没活干玩一玩又何妨。

  我们的时间出门是靠有活干挣钱养家湖口的,其实他是故意拖延我们。

  5月3日,胡清孟带着两名工人找到杨新志问他尽快施工,我们等不起了,他竟说,万一等不起按九米算帐你们走,我们说可以,随后冒着着雨,杨新志亲自在坡面工地上收方。

  收完工程量后,三位工人和杨一起到去他办公室算账。

  可是杨新志在算账时突然说不按九米一棵锚杆算结工人,他说他的机械是烧油的,要少算3米,我们打工的一不是双包,二不是包人机费,他对我说了一个啼笑皆飞,洋相百出的笑话,双方就为算账发生口角。

  争吵之中,杨新志破口大骂,工人也还口,杨新志随即打电话说你们快来我这里,我们以为他叫警察,还高兴有警察来解决,可听到车门一响几个车上跳下几十个人时,杨新志一手掐住农民工胡元宽脖子说老子今天拿200万把你们三个摆平。

  来的人全部是杨新志工区的人,在杨新志召来黑恶势力的打手拳打脚踢下,手无寸铁的弱势民工被打翻在地。我们一个工人逃脱报警,警察赶后到才停,杨新志说他被打伤跑了,丢下三个打伤的工人无人管,后警察带去作笔录,没有被打的另外几个工人将三人送去黔西人民医院检查就医。

贵州路桥公司两次殴打镇雄农民工要下跪才支付工钱

  贵州路桥公司再次设计第二次殴打镇雄农民工

  五月四日早上,自称是姓李的人号称是杨新志的上司,打电话给从温州赶回来的我来黔西收费站那里一同去工地解决协商。

  我从来没见过此人,我哪只是他们耍我的圈套,到他们的工区后,外面已有将近三十人左右,其中有三名妇女。

  我和我侄儿胡清培来到约定地点上楼后,李总说,昨天这个事,双方都伤,你看怎么解决,我说你们三十多人打我们工人打伤了不管,还说叫我怎么解决,这样又发生争吵。

  争吵解决不了问题,我和侄儿就下楼来,可谁想到他们强行拉我进去,我用力往外跑,我侄儿拉我走,被他们的打手疯狂的又是一顿暴打。

  我立即报警,可当地警察半个小时才来,又叫我们去问话,对凶手的一方没有作笔录,我们也没有作笔录。面对镇雄农民工两次被打,派出所都没有对凶手采取措施。

  到底里面有没有官商勾结呢?他们把第二次再暴打的事实隐瞒,但有一个警察在工地上录了像的,派出所的所长只得叫我和工区负责人张某协商。

        贵州路桥公司要镇雄农民工下跪十分钟才能支付工钱

  我们提出,杨新志不要我们做活算账叫我们走,我们同意算账之后支付工钱走人。

  因空压机不给去修停工的六天误工费,我们的进出场费,工人往返的车费。被打伤人的各种医疗费,人身损害的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营养费和后续救治费,和所做工程的工资款,张说这不可能达到。

  就这样双方未达成协议,我又将5月4号第二次被打的胡清培送去黔西人民医院救治,对方无人过问。

  直到现在,四人均在黔西人民医院无钱救治。四人所受伤程度有派出所拍照记录为证。杨新志跟当地村民说:如果想要拿到工程款,就必须要在他面前下跪十分钟就马上付工程款。有电话录音为证。

  贵州路桥集团公司向社会宣传将遵循“以人为本、追求卓越、筑路架桥、奉献社会”的核心价值观,秉承“包容、创新、品质、责任”的企业精神,践行“路通天下、桥连八方”的企业使命,以“省内领先、国内一流的基础设施建设营运综合服务商”为定位,不断提升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可是,这家公司在黔西县的工地上却两次残酷殴打农民工,要农民工下跪之后才能支付工钱,谁在败坏这家公司的伟大光辉形象呢?

  来自云南镇雄的农民工的人身权利的侵权被损害,农民工人身权利的尊严受到了践踏,贵州路桥集团公司如何处理这起伤害农民工的事件,此事如何收场,跪求全国网友拭目以待。

贵州路桥公司两次殴打镇雄农民工要下跪才支付工钱

  实名控诉发帖:胡元朝 身份证: 532128196403046711 关注电话:15285977727

  胡元朝作为实名发帖人,声明为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

'); })();